六合彩公司

六合彩公布平特码结果:侠客岛:“洋状”告不停,香港反对派认谁干爹?

原标题:“洋状”告不停,香港反对派认谁干爹?

今年8月17日,香港高等法院对2014年非法“占中”分子黄之锋、罗冠聪和周永康等进行了改判,由“进行社会服务或缓刑,无需入狱”改判为“即时监禁6到8个月不等”。这本是彰显法治公义的事儿,但让人不解的是,首先跳出来表示反对的却是些一贯标榜民主、法治的西方政客和西方媒体。

判决出来以后,有美国政客第一时间出来发起“联署声明”攻击香港法院,还有的耸人听闻地称审判为“政治迫害”;有西方媒体“巧妙”引述“匿名消息”,意图指控特区政府律政司是“政治审判”;更有美国某参议员毫不遮掩表示,将促请美参议院通过所谓“香港人权及民主法”云云。

说起来,“洋大人”们如此“义愤填膺”,里面少不了香港反对派喜欢“告洋状”的功劳。

回响

且看反对派们是如何“告洋状”的。

在法院判决前的5月3日,在美国会与行政部门“中国委员会”举行的题为“主权回归20周年,香港模式能否持续”的听证会上,民主党创党主席李柱铭、“香港众志”秘书长黄之锋等一并出席“作证”,原港英政府末代总督彭定康以视频方式参会。李、黄等对香港回归20年来落实“一国两制”的情况提出指责。

2007年香港市民怒骂李柱铭为汉奸

5月1日,黄之锋在美国传统基金会发表演说称,希望美国国会能恢复“香港事务议员团”,同时希望台湾“立法院”能成立一个“香港事务议员团”,关心香港民主进程。他在接受“美国之音”采访时声称,“一国两制”已经变成“一国1.5制”。

念念不忘,就有回响。洋状子递上去,“洋大人”就帮忙。一向在干预中国内政和特区事务上声誉欠佳的“中国委员会”中的右翼势力,在黄之锋等人还未宣判就已经发出声明,说什么“雨伞运动领袖被政治检控”,还说,“当中国政府不再遵守《中英联合声明》的承诺时,美方须重新评估政策上赋予香港的特别地位”云云。

反对派借“洋大人”之力而施压中国,一方面有现实考量,制造出有“国际影响”的事件,比如非法“占中”,容易引起国外政府的关注及不明真相民众“同情”,借以实现自己的政治目的;另一方面,同样有着比较深层的心理因素,那就是一些人的殖民地心态。

进退

香港20年前就摆脱了殖民地的地位,但某些人的殖民地心态似乎还有不少残余。他们被原来的宗主国抛弃了,却迟迟不能融入到新的体制,无法适应新的社会变局。总是觉得大不列颠的那一套民主、自由政治架构最好。

香港民主党创党主席李柱铭,早在1985年,就成为59名香港基本法起草委员会中的一员。就是这么一个被英国记者评价为“苦行僧”,有“殉道者的勇气”的人,却是“告洋状”的专业户,足迹遍及英国、美国、加拿大等国政坛,孜孜不倦地说香港的坏话,唱衰中英联合声明,唱衰“一国两制”构想。

2014年7月,他和原香港政务司司长陈方安生在赴英告状期间受到冷遇,无法见到英国首相卡梅伦。失望之余,转而指责英国政府在“北京威胁限制香港的自由”之际背弃这个前英国殖民地,与他俩“偶遇”美国副总统拜登形成鲜明对比。因为拜登没让他们白等,当面表达了对香港民主的支持。 

没办法,香港社会一些政治力量对伦敦的政治影响力念念不忘,可如今英国政府在内政和外交上应接不暇,对于蓬勃发展中的中国,日益采取务实的立场。当前,反而是美国对香港的“兴趣”和“关注度”更高。类似的“英退美进”,不能不让人心生警惕。

在过去几年中,香港特区所经历的违法“占中”、“雨伞革命”等政治过程中,都有美国一些政治力量频繁活动积极介入的影子。

奖赏

当然,“告洋状”除了“情怀”,更有名有利有政治资本等现实利益在等着。年轻的黄之锋们学习成绩一般,但数学应该很好。他们早就算明白了,只要肯打肯闹肯对抗,就会获得美国国会听证会演讲、美国名牌大学预留学位和“奖学金”以至《时代》杂志年度“风云人物”的各式奖赏。

在登上《时代》封面后,纽约时报中文网的报道对黄之锋不吝溢美之词,“香港——抗议者的人海吞没了香港市中心,人群中站着一名戴着厚重的方框眼镜、留着西瓜头的少年。他低沉的声音被欢呼声所淹没,但人群不以为意:他们认识他,知道他想说什么。他就是17岁的学生活动人士黄之锋。在这场动摇了中国政府对香港的控制的民主运动中,他一直处在中心。”《纽约太阳报》在2014年10月的文章,更是叫嚣黄之锋应该获得诺贝尔和平奖,并强调“这是他应得的”。

成为西方政界和媒体的宠儿,想想,还有比这个更能让“占中”年轻人为之激动疯狂的吗?这种“告洋状”的激励效应,确实不容小觑。

但大多数“占中”者不知道的是,早在运动开始之初,有香港媒体就曾揭露黄之锋与美国千丝万缕的关系,称其为美国一手栽培的“政治新星”。2012年8月,时任美国驻港总领事杨苏棣与黄之锋父亲黄伟明、公民党主席余若薇4次开会,内容包括如何更好地“栽培”黄之锋。

黄之锋们很明白,他们的主要工作绝非口中声称的市民利益、民主、公义等,而是以此为名大肆阻碍施政,制造社会撕裂,策应国外某些人想在香港插一脚的策略,让其在涉华谈判时增加“香港人权”的筹码而已。

反问

反对派们明白,“港独”等激进主张在香港本地没有足够市场,不对外部势力做有意迎合,“占中”后集聚的政治能量只能越来越萎缩。

2016年3月9日,另一位主张本土独立的“本土民主前线”的梁天琦,与党友黄台仰被爆出与美国领事馆两位官员私下见面“告洋状”。对方要求梁天琦等日后事先向美国领事馆报告类似“旺角事件”(即旺角暴乱),方便美国政府及时了解并引导事态发展。该官员还提出,美国政府可以考虑通过NED(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)对其给予资金援助。

美国民主基金会是何等角色,岛友们一度娘便知。

而“维基解密”披露的美国驻港总领馆的外交密电也证实,香港壹传媒集团主席黎智英是反对派的“超级金主”,且背后有美国身影。如果说李柱铭、黄之锋们是“告洋状”,黎智英之流则是进一步“帮洋忙”,凡此种种,内外勾结,其心可诛。香港主流社会对他们很是生气。有人痛骂其是“老嫩汉奸”,属于“抗中乱港大杂烩、政客爬虫一把抓”。

黎智英曾任苹果日报社长

话说陈方安生和李柱铭联袂赴英“告洋状”时,听证会上有人反问“告洋状”者,别国都要求法官爱国,为何香港要例外?后者无言以对。像陈方安生还在吃香港特区政府的长俸,却要说香港的不是,用香港话说,是让人不齿的“吃碗面,反碗底”。

最后用个题外话结尾。唐弢的《琐忆》记载过鲁迅先生讲的故事:我们乡下有个阔佬,许多人都想攀附他,甚至以和他谈过话为荣。一天,一个要饭的奔走告人,说是阔佬和他讲了话了,许多人围住他,追问究竟。他说:“我站在门口,阔佬出来啦,他对我说:‘滚出去!’……”